青螺

一只软体动物(*/ω\*)

【喻黄】梦归(1)

*架空设定注意

*OOC警告文笔白烂严重警告

*CP喻黄、伞修可能会有双花

 

第一章

      进门左手边是占据了一整面墙壁高大的玻璃书架,右手边真丝绒布沙发看起来柔软舒适,窗边的办公桌看起来整洁有序,昭示着主人良好的办公习惯。

      喻文州推开门走进这间虽不宽大但充满精致雅趣的房间,一股熟悉又怅然所失的感觉匆匆袭来。办公桌后面端坐着一个人,单薄的身影映在喻文州的眼中却十分刺目晃得他几乎睁不开眼。喻文州努力地睁大眼睛试图看清那个办公桌后的人,眼前的世界却被突然大盛的白光完全笼罩。

      “是谁……”

      你是谁,我又是谁?

      喻文州醒来时天色还早,卧室里充满昏昏沉沉的气氛,他却再也没有入眠的心情。又是同一个梦,地点永远是自己每天工作的办公室。内容并不恐怖甚至称不上是一个噩梦,每次醒来却总有一种莫名的心悸。

      作为一名年轻的心理咨询师,喻文州为人温和、友善,脸上永远都是令人心安的淡淡笑意,工作中的他睿智、冷静,年纪轻轻就在G市心理咨询行业小有名气。然而心理咨询师是在职业生涯中接触到社会黑暗和负面情绪最多的一类人群,也因此心理咨询师必须深刻地自我分析,认清自己,才能客观地帮助求助者解决问题。

      可是喻文州自己知道,自己内心深处总是有一种难以消除的恐慌。待人接物总是温柔亲和的表面掩藏的是很难敞开心扉接受外界的内心,笑容看起来再真诚也并不是发自内心。喻文州自认为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有时却也会痛恨这样过于冷静的自己。

      大清早从睡梦中惊醒的开始算不上什么美好的一天,但也与平日里的生活没什么不同。挤在早高峰拥堵的街道不紧不慢地恰好在赶在迟到前上班,微笑着与最近来实习的助理女孩道着早安并接受对方红着脸递来的热牛奶权当做早餐,上午仔细地整理了部分资料下午接待了几个早有预约的客人,中午饭与同事们围坐一起分享着日常八卦和简单的工作餐,下班后没有约会便带了外卖回到独居的房子,晚间新闻过后打开电脑玩起了网游。

      索克萨尔,这是他在荣耀里角色的名字,一个术士。说到底游戏对于喻文州来说只是日常休闲的消遣,不过虽没有全神认真地投入,聪明人做任何事总归是聪明的,荣耀里喻文州也算是小有名气,虽然手速不高却对于战斗节奏的掌握十分精准,将术士这样一个长于控场的职业玩的风生水起。

      跟工会的人一起刷了副本,又一起抢了当天晚上刷新的野图BOSS,作息习惯尽量良好的喻文州早早地下线洗漱睡觉。

 

      熟悉的办公室,办公桌后坐着同样熟悉的身影,眼前同样是刺眼的白光覆盖。又是这个梦啊,喻文州推开那扇熟悉的门时内心感觉甚至是无可奈何的。

      越来越盛的白光中喻文州努力地试图睁开眼,努力到甚至流出刺痛的泪水,终于白光开始一点一点地变弱,待到白光散尽,他第一次看到了办公桌后面坐着的那个人。

      那是喻文州自己。

      看着另一个自己脸上挂着熟悉却又莫名感觉陌生的温柔微笑,喻文州震惊得整个人都僵硬了。他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惊恐地想要醒过来,却一动都不能动。另一个自己从容地张开嘴,说了些什么,他却意识到自己一个字都听不懂。是的,听不懂,并不是因为对方说了什么奇怪的语言,而是仿佛大脑停止了运转一般,听不懂。

      喻文州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其实这一切看上去并不是多么恐怖,但就是压迫着他紧绷的神经甚至将近晕厥。玻璃书架开始碎裂,产生小规模的爆炸;真丝绒布沙发开始分解,柔软的填充物四处飘浮;木质的家具和办公桌燃起黑色的火焰;整个世界都在剧烈地摇晃。另一个自己微笑着走过来,越来越近。没有任何理由甚至明白自己还在梦中,但喻文州就是有一种感觉。

      我会死。

 

      “卧槽卧槽这只魇兽化形够帅的啊对着这么帅的脸让我怎么好意思下手呢哈哈哈哈哈艾玛你是魇兽的寄主?居然会生出化形成寄主自己形象的魇兽你是怎么做到的!”手持散发着冰蓝色光芒的长剑,身形英姿飒爽的少年就这样从办公桌后的窗外破窗而入。


评论

热度(22)

©青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