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螺

一只软体动物(*/ω\*)

【喻黄】梦归(2)

      少年破窗而入的一瞬间这个密闭的空间仿佛被撕裂了,喻文州感觉自己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丝空气,又能呼吸了。

      “帅哥你好我叫黄少天,不用担心这种等级的魇兽本剑圣分分钟就能解决掉啦!”一边唠叨着着一边将手中的光剑指向天空摆出自认为帅气的造型,黄少天像阳光一样照亮了喻文州的噩梦空间。突如其来的安全感让喻文州整个人都松懈下来,有些脱力地站不稳了。

      “已经被本剑圣英俊的身姿感动得说不出话了吗帅哥你叫什么?”

      “你好,我是喻文州。”

      这是他们初识的相遇,却又仿佛已有百年之交的熟稔。冥冥之中喻文州好像就是知道自己身边本该有这样一个人,聒噪个不停,缠人又神烦,却总是像最英勇无畏的骑士守护在自己身侧,像烂漫阳光照亮生活中每一个角落。

 

      没等黄少天再深入发表一番战斗宣言,也没多余的时间留给喻文州兀自恍惚于这一见如故的体验。化形成喻文州的魇兽已迅速地开始变形,围观了整个过程的喻文州简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因为魇兽变形后的形象他同样很熟悉。那是手持“灭神的诅咒”飒然伫立着的索克萨尔。

      战斗刻不容缓地打响了,空间狭窄的办公室里充满了剑的光芒和诅咒的黑气。索克萨尔施展咒术和法术不紧不慢,攻击节奏却极其准确。黄少天的身影灵活地穿梭其中,很少遇到如此棋逢对手的战斗让他斗志昂扬,情不自禁想要战个酣畅淋漓。冰雨璀璨的蓝色光芒映在喻文州的眼里仿佛一个难以抹消的印记。

      光影交错之间化形成为索克萨尔的魇兽被逼得节节败退,被魇兽侵蚀了部分精神力而脱力的喻文州始终瘫在沙发旁的墙角被黄少天的剑影很好地保护着。等他喘息着回过神来,黄少天已经手脚麻利地消灭了那只魇兽。

      “你还好吗?还能站得起来吗?其实这种情况很常见啦被魇兽侵蚀了意识还能完好得清醒着说明你的精神力水平已经很高啦。”潇洒地结束了战斗的黄少天转身奔向喻文州,抬起一边的手臂扶着另一边肩膀让他能站起来。

      “谢谢你。”

      “不用客气这就是我的工作啦。顺便一提我是一名除魇师,刚刚被我消灭的那就是魇兽,是寄生在潜意识当中让你做噩梦的罪魁祸首哦!”把喻文州扶到了一旁已经残破不堪的沙发上坐好,黄少天打开了话匣子解释起来。

      “虽然跟你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因为一会儿我离开之后你会被自动消除记忆,等你从梦中醒过来什么都不会记得啦。接下来的几天你可能会有比较严重的疲劳感,但是不会再有什么安全问题了,好好休息几天就可以了。啊说到底这些你也记不住啦,怎么样身体是不是感觉好些了?”

      “虽然常理来说这一切只是我做的梦,但我觉得并不是。”尽管虚弱,喻文州认真地提问让黄少天莫名地有点心虚。“起码我觉得你是真实的。”

      “当然啦,这不是简单的梦而是你的潜意识世界,魇兽也好战斗也好还有本剑圣,全部都是真实存在的。”靠在沙发旁边双腿随性地敞开着坐得安稳的黄少天回答道。“我们除魇师的工作就是专门保护人类潜意识世界的安全,很帅吧!”

      “魇兽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变成我的样子?”尽管一头雾水喻文州还是逻辑清晰地抓住重点提问。

      “魇兽以人类负面情绪为食,寄生在潜意识中。强大的魇兽会化形,通过梦境吞噬寄主的意识。魇兽通常化形成寄主潜意识中最在意的形象,比如怕鬼的人可能会滋生化形成魔鬼的魇兽,被伤害过的人也可能滋生化形成施害者的魇兽。”

      “那么你的工作就是专门消灭这些魇兽对么。你会对每一个帮助过的人都解释这么多吗?”

      还在回味刚刚经历过的那场精彩战斗的黄少天突然注意到,喻文州说每一句话的时候脸上都挂着淡淡的微笑,明明是很严肃的态度却又不会让对方感受到任何不适地温和。

      “当然不是啦,”这么说着的黄少天还附赠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之所以这么耐心地坐下来聊聊天是因为你长得比较帅嘛!”

      这话如果让认识了黄少天几百年的除魇师小伙伴们听到了一定会疯狂吐槽的。谁不知道我们黄少从来就是个话唠上到80岁老婆婆下到8岁小朋友只要是能听懂人话的都是黄少天语言攻击的对象。这么堂而皇之地撒谎就为了勾搭帅哥真的好吗郑轩大大表示压力山大好吗。

      不过虽然对黄少天隐约总有熟悉之感,喻文州和黄少天见面毕竟不过是短短一会儿,所以还是压下来肚子里的疑问一副纯良温和样子礼貌地笑了起来。

      “说起来我也该回去交任务了,晚了的话食堂里最好吃的叉烧就该被抢的一点不剩啦。”黄少天站起来,将之前放在一旁的光剑收回腰间。“很高兴认识你,喻文州。”

      然后就像他来时一样敏捷地从窗户翻身出去,不见了。

 

      喻文州醒来时卧室的窗外一片漆黑,起身看了看床头的手机,没想到自己这一睡竟是一天一夜,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九点多。第一时间先给公司打电话请假说明状况,对于自己竟然一觉睡了这么久喻文州并没有显露出太多的震惊,而是镇定地说明由于突如其来的发烧不能工作表示很抱歉。

      拒绝了同事关切的探视请求,从昨晚到现在都还没有进食的喻文州并不觉得饿。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很想吃叉烧。


评论(3)

热度(19)

©青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