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螺

一只软体动物(*/ω\*)

【喻黄】梦归(3)

      十一点对于很多夜生活一族来说仅仅是夜晚的开始,喻文州驱车出门时城市中的大部分都已经陷入安静,但还有很多角落充斥着狂欢的迷醉和喧嚣的欢愉。原计划只是去寻觅一家卖夜宵的店填饱肚子,不知不觉间却开到了江边。“小蛮腰”不分四季地闪着妖娆的彩色光芒,灯火通明的游轮停靠在岸边等待它的乘客。不管是人或物,一切都还是原本的样子。只有喻文州知道,自己已经变得不同了。

      他望着在岸边灯火映照得波光粼粼的江面,甚至不需要闭上眼睛就能想起那张笑脸。喻文州并不知道他是谁,但他能记得他的样子——阳光般耀眼的浅色短发,狡黠的眼睛闪动着活力四射,剑客铠甲显得他的身形很坚实却一点都不笨重,手中的剑光尖锐地划破黑暗。每一个小细节,他都能清楚地记得,就好像他们真的很熟悉一样。

      就好像他们真的曾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很久一样。

      可是喻文州不记得他是谁。

 

      前一天还高烧请病假的喻医生第二天就坚持上班了让公司里的同事们都佩服不已。实习助理看着他苍白憔悴的面容不由得忧心忡忡,恨不得立刻把他请回家去休息。但喻文州没接受任何人关心的建议,只照常工作生活,有人敏感地觉察到这位温和友善的心理咨询师高烧一场之后似乎跟从前有一点不一样了。虽然还是那样对人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工作中有条不紊从容冷静,但他的笑容变了。与从前那种让任何人都能感受到如沐春风的无处不在的微笑相比,现在的喻文州笑起来似乎更真诚许多,更实在许多。

      喻文州本就是善于交际的人,再加上心理咨询职业的特殊性,虽不敢说朋满天下却也算得上交友广泛了,其中关系有亲有疏,察觉到这种变化后每个喻文州的朋友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他除了内在的改变,再没有任何诡异的地方,依旧是每天上班工作下班回家玩荣耀。到最后他现实中的朋友认定喻文州一定是在游戏里网恋了,而他游戏中的朋友也觉得他应该是找到了现实中的女朋友。

      而喻文州自己呢。这一切变化都没有引起心思细腻的他的注意。他在忙着日日夜夜都想着一个人,一个他根本不知道是谁的人。

      反复思考回忆之后,他确信这个人不存在于自己生活过的任何时空。但他抑制不住自己去想,甚至是思念这个人,以至于想到他的心情总是轻松柔软的。 

 

      喻文州最近经常做一个梦,梦里是一片清澈蔚蓝的海,沙滩是松软的白色,连接着绵延无边的海岸和郁郁葱葱的密林。沙滩上散布着躺椅,遮阳蓬,游泳圈,玩沙的小桶铲子;海上漂浮着游艇,汽船,救生衣。一切景象都跟一片夏日里热闹的海滩风景区别无二致,唯独没有人,哪里都没有。失去了主人的物品们沉默地等待着,这祥和的景象让人有一种错觉,就像时间静止了一样,只有海浪永不停息地拍打着岸边。

      他一个人沿着海边走啊走,景色却始终不一而同。这样的行走没有尽头,往往会这样毫无目的地一直走到清晨梦醒。这样的梦每晚都出现,持续了整整两周。

      直到有一天他走着走着突然在万籁俱寂之间听见了遥远的地方传来阵阵喧闹,这让毫无目的的行走突然有了前进的动力,于是他越走越快,越走越着急,走到奔跑起来,疲倦的奔跑让他觉得自己跑了有一世纪那么久,跑到浑身最后一丝力气都要用尽了。突然发现空无一人的海滩变得人潮汹涌,好像正举行着什么狂欢的庆典。热烈的气氛让空气也变得燥热起来,喻文州挤在人群中几乎汗流浃背,但他已经知道自己这样拼命地行走奔跑到底是在寻找什么了。

      喻文州现在想起来了。他说他叫黄少天。

      黄少天穿着普通的短袖帽衫和短裤,蓝白颜色的衣服显得整个人都很清凉。人潮拥挤之中喻文州一眼就看到了黄少天,对方也仿佛有所感应一般地回过头,大声喊着“喻文州!好久不见!”

      这句话就像咒语一样击中了喻文州,多少个夜晚盲目地行走和奔跑的疲倦统统袭来,在这一瞬间使他的身体瘫软下去,再也站不起来。黄少天的身影被眼前的人群遮挡一丝不漏,喻文州感到无与伦比的心慌。

      然后人群之中有一个人蹲下来,动作不徐不缓,手里举着一把奇怪的伞,嘴里叼着一支燃烧了半截的烟,正好蹲在喻文州面前。他懒洋洋地开口道:“居然需要劳我大驾来解决后续,烦烦还行不行了这样下去干脆退役算了。”

      只是这么一句话,音量并没有刻意放大,但周围嘈杂的人群突然就安静下来,喻文州能够感觉到海滩上的所有人都在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或者说是盯着他们两个。 

      然后奇怪的男人突然拉起喻文州的手腕,他手中举着的伞咔咔咔地变形成了螺旋桨的形状带着他们两个人飞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下面的人群立刻躁动起来,人们全都抬起头,有人在往上跳试图抓住喻文州的脚踝把他拖住。但看似小巧的螺旋翼轻松地支撑了两个成年男人的体重飞速地抬升到跳起来远远达不到的高度。喻文州心焦地向下望,哪里都没有黄少天。

      他们飞向人群背后的森林,脚下的人群就涌动着追逐他们。喻文州始终没有说话,他整个心都像身体一样高悬着,满满得都是黄少天。

      “不要看了,那不是少天。”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我其实是在做梦没错吧。”

      “这么说可以算是对的,也可以说是不对。”他解释道,“我想你已经记起来少天的身份和上一次的经历了吧。”

      喻文州沉默不语。

      “你想的没错,就是你对少天的执念再一次滋生了魇兽,所以它会化形成少天的样子。”

      “可是少天说过他消灭了魇兽之后我的记忆会被自动消除,为什么我还会记得他的样子?”喻文州问。

      “这也就是我被派来执行这次任务的原因了,如此短时间内两次滋生了魇兽的个例还是第一次有。你也真是拥有相当强大的精神力啊。”

      “你是来调查我的事情的。你也是除魇师?”

      “嗯,我叫叶修。”

      他们对话的同时也已经摆脱了脚下神情凶恶拼命追捕着他们的人群,来到了森林深处。


评论(1)

热度(10)

©青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