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螺

一只软体动物(*/ω\*)

【喻黄】梦归(4)

      整个里世界战斗力最强经验最丰富的除魇师——叶修这次会来执行这次任务,正如喻文州所说,是来调查这起异常事件起因的。不到一个月时间里两次滋生了强大到威胁寄主生命安全的魇兽,这已经不是普通的负面情绪能够造成的了。首先,在这种潜移默化的吞噬下还能够保持意识独立清醒,寄主的精神力一定是惊人的强大;其次,魇兽在食用了寄主的负面情绪之后又被消灭,被食用的部分是不可能返还给寄主的,因此第二次滋生的魇兽很可能是来自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另一原因。

      关于第二点,叶修来到这里之后已经明白了,但同时也牵扯出了更严重的问题。为什么喻文州会留下关于黄少天的记忆?除魇师外出执行任务都是统一从梦境管理局进行传送的,记忆消除的原理他们自己也不是很了解,因为这完全是自动执行的程序。现在居然出现了记忆残留的问题,这就麻烦大了。是喻文州本人的问题,还是黄少天执行任务过程中出现了差错,甚至更严重的,是梦境管理局那不知是什么原理也无人负责管理的记忆消除程序出现了问题?

      他们现在正蹲在一棵看起来年龄十分古老的参天大树脚下,叶修一点森林防火意识都没有地掏出烟抽了起来,甚至还礼貌地递给喻文州一支。喻文州当然是不抽烟的,何况他现在根本没心思放松一下什么的。

      经过黄少天和叶修的科普,他现在已经明白了魇兽啊里世界啊都是怎么回事。摆脱了海滩上所有人群追踪之后他也在认真思考,自己多年来的生活虽然在很多人眼中简直是有幸运之神保佑加持般顺风顺水,但也不过就是普通人的普通生活还称不上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为什么这种特殊事故会出现在自己身上?要说是黄少天的问题喻文州也是发自内心地不愿意这么想,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他对黄少天的信任就如同曾背靠背交托彼此地一同战斗过那样牢固。

      抽完烟叶修自顾自地拍拍屁股站起来,然后把喻文州也拉了起来,“你也不用在这里想这些没用的了,这次问题有点严重,不是随便谁光动动脑子能解决的。”

      被嘲讽为“随便谁”的喻文州依旧好脾气地微笑着:“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救了我。”

      “这没什么,烦烦那家伙一听说你出事了急的恨不得直接跟我过来。他为了嘱咐我好好保护你唠叨出来的话比哥一个月说的话都多。”

      想到黄少天追在叶修身后叽叽喳喳直跳脚的样子,喻文州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虽然你走之后我也许又会不记得他了,不过还是请替我向他问好。”

      “行了,浪费这么长时间也该抓紧时间结束战斗了。”叶修抓住喻文州,像他们来时一样用手中的伞变形成螺旋翼飞回了海边。把喻文州安置在一艘无人驾驶的游艇上,叶修动作没有停顿直接飞回森林入口,这回伞咔咔几下变形成了机关枪,抬手间飞快扫射迅速将森林变成一片火海。

      “这样就能把魇兽全消灭了?”喻文州对飞过一圈又落回自己身边的叶修问道。

      “否则呢?哥出手一向都是这么准。”叶修点燃一支烟,脸上是自信得简直嘲讽的笑容:“走了啊,你自己保重。”然后也没等喻文州客套地道个别,就这么嗖的一下消失了。

 

      叶修一踏出传送室的门,黄少天就激动得扑了上来:“他怎么样了被侵蚀得这么严重精神力还好么身体能恢复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叶修你到底调查出来了没有?你倒是说话啊说话啊是不是喻文州出什么问题了?”

      这么多年早就形成免疫力的叶修丝毫不为黄少天的吵闹攻击所扰,而是看向紧随黄少天身后来微笑着迎接他的恋人。苏沐秋开口问道:“怎么样,调查出什么了?”

      “有一点,起码搞明白第二次滋生魇兽的原因了。”

      “是什么是什么?还有什么叫有一点?你叶修专门出了一趟任务带回来的调查结果居然才是一点你好意思吗!”黄少天追着叶修不放。

      “我得去一趟档案馆,沐秋。”叶修继续无视着剑圣大大自顾自地往外走,“现在还是虚空那帮人在管事么?”

      “李轩馆长要知道你要去肯定又要头疼死了。”苏沐秋笑嘻嘻的,完全不像是对虚空双鬼有所同情的样子。

      “哥就是去查个资料,又不会把他们整个档案馆都变成真的虚空。”虽然说着调侃的话,但叶修从出了传送室之后凝重的表情始终没有放松,“这回的事情蹊跷的很,之后可能还得去轮回调查一下。”

      说完,叶修转身直视着正不依不饶喋喋不休的黄烦烦:“喻文州第二次滋生魇兽的原因就是你,少天。”


黄少天和他不存在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评论(2)

热度(16)

©青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