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螺

一只软体动物(*/ω\*)

【喻黄】梦归(7)

*一路从Kansas City开了两天车到Orlando,路上还坚持用手机码字简直累的灵魂出窍(虽然我不用开车_(:з」∠)_)
*Disney World and Harry Potter Theme Park!I'm coming!!
*喻队终于上线了~\(≧▽≦)/~
*话唠病犯了请见谅

魏琛离职也不过是这几年的事,作为他离职前的单位,劳动委员会还是有记载着他的去向的,资料显示魏琛去了其他区域,换言之就是,出国了。不过这也是几年前了,现在他还在不在那里也不好说。
里世界没有交通互联,每个区域的办公都自成一体。就算有跨区域合作或者调职之类的需要,临时开通传送便是。现在对方没有传送点进行接收,黄少天不可能独自前往其他区域。
“我不会放弃的,现在这件事不仅仅跟文州有关,更跟我们蓝雨有关。我一定要找魏老大问个明白,搞清楚事情的真相。”黄少天没有把他对喻文州熟悉的感觉说出来,虽然听起来像是一见钟情的借口,但他就是觉得,自己也许曾经认识喻文州。
最后是苏沐秋提议去轮回看看有什么能传送到其他区域的方法。轮回管理局跟劳动委员会也是有联系的,三个人直接就从传送室来到了整个里世界人最多的地方。为了防止来办公的同事被人群挤得迷了路,轮回的传送室一出门,隔壁就是局长办公室。
“周泽楷开门啊!你有本事躲屋里你有本事开门啊!周泽楷!周泽楷!开门啊开门啊!”现在不仅周泽楷局长,整个轮回管理局都知道黄少天来了。
黄少天正敲地起劲,“咣当”一声门就开了。门里站的是一点尴尬都没有,泰然自若正微笑着的江波涛。
“黄少,叶神,苏局。来我们轮回有何贵干?”

受人之托帮忙接一位朋友的喻文州正匆匆开车赶去机场。对方的航班还有不到十五分钟就落地了,自己还在机场高速的路上。喻文州平时不是这么粗心大意的人,只不过下班之前恰好有一位病人对喻文州十分依赖,心理咨询结束后迟迟不愿意走,公司又不好粗暴地驱赶对方离开,于是喻文州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把人劝走。出发得晚了,又跟被接的那位朋友全然不熟,黄昏时分的城市整个都染满归家的急切。
一边看着表一边计算时间,脚下又不禁有些着急。天色渐渐暗下来,高速公路上每一辆车都仿佛化作一道光线,飞驰着奔向目的地。

与此同时,机智的江波涛给黄少天出了一个很冒险的主意。正常投生的程序是先输入资料,再启动机器。现在黄少天进入机器之后先启动,不输入资料,这种情况下他已经进入轮回却没有目的地,可以从任何一个区域的轮回管理局传送出来。理论上,轮回空间的场景形态跟个人意识有关,也许是简单的长走廊,高楼电梯,也可能是更危险复杂的迷宫,丛林。
但这一切都是理论上,从没人试过这样孑然一身地在轮回空间里寻找其他区域的入口。

机场的朋友落地后没找到来接自己的喻文州,几番辗转找到他的号码拨了过去。电话铃声响起时喻文州正踩着八十迈的油门火急火燎地赶路,听见电话响就低下头在旁边座位上的公文包里翻手机。
对面车道上高速驶来的一辆运货大卡车突然就像疯了一般歪歪扭扭地转着弯直直朝喻文州冲过来。在这个电光火石的刹那喻文州才刚刚拿起手机要接通,车侧就受到了剧烈的冲撞整个飞了出去。
卡在座位中流血不止的喻文州头脑还是清醒的,他冷静地思考着自己的伤势和救援赶来的速度。又想到了父母亲人朋友,未完成的工作,甚至想到了荣耀里自己带团打了一半进度的百人副本。然后随着血液流失意识越来越模糊,昏迷前的一瞬间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头脑中只剩下一个阳光灿烂活力四射的少年。
他想,我终于记得你了。少天。

江波涛刚一解释完,黄少天连一点犹豫都没有就潇洒地冲出去进了机器。启动键按下的瞬间整个人都被失重感吞噬,下一秒就出现在另外的时空。
那是一条看起来毫无尽头的高速公路,车来车往之间只有黄少天骑着一辆破旧得几乎快散架的自行车拼命蹬着。两侧是常见的树丛,草地,农场,随着前进的道路飞速地后退。几乎很难让人相信这就是生命轮回的空间所在。
在进来之前,黄少天心里其实也是完全没底的,但他知道这是一个机会。
只要是机会,黄少天就一定会牢牢抓住。
而骑着破车飞奔在公路上的黄少天心里就如同已有指引一般,毫无迷茫。他心里什么都没想,目的地在哪;什么时候能到;自己能不能安全地找到魏琛;这一趟冒险能不能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这些他全部都没想,只是坚决地前进着。

“今日晚九点许,本市机场高速上发生一起重大连环交通事故,伤亡情况目前仍在了解中,机场高速公路现已封锁,……”

就像他曾经为他在梦境中拼命奔跑,他也为他这样奋力地前行。
他们都在不同的时空为了再一次相遇而努力着。

评论

热度(11)

©青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