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螺

一只软体动物(*/ω\*)

【喻黄】梦归(8)

*在Universal和Disney玩了五天,又累又开心
*断更好几天感觉已经不会写了(哭
*下章回忆杀,喻黄双花瞩目


重症病房住了快一个月,终于转到普通病房的喻文州在车祸后第一次能自由活动。就算喻文州并不是特别活泼好动的人,这时也觉得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即便只是拄着拐杖慢悠悠地在医院大楼里闲逛。
刚刚转过楼梯转角,眼前突然冲出来一个神情激动的中年妇女,直奔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人抓住对方的胳膊就不松手。年轻人还七分诧异三分尴尬的当口,就措手不及连带着祖宗八代被骂了个狗血喷头。仔细一听原来是这年轻的实习医生早上给中年妇女的儿子打了一针,结果她宝贝下午开始上吐下泻几近晕厥。护子心切的娘也不考虑一下是不是自家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冲过来连番质问“你们这帮杀千刀的狗医生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喻文州走上去打算开口好言劝慰几句,先不提这实习医生真是够无辜的,这时候还是要抓紧时间把孩子照顾好了要紧。那中年妇女估计自己在公家的医院里大闹也是怕得很,有个人稍微上前一点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使出吃奶的力气推过去,生怕这是来抓自己的保安人员。
虽说中年妇女个头矮小,手下的力气真是不小。才刚大病初愈的喻文州被这么一推整个人都往下摔,情急之下也忘了手中的拐杖,一磕一绊人就轱辘轱辘地滚下了身后的楼梯。

“所以你就这么死了?”苏沐秋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同情惋惜,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是全然的幸灾乐祸。
喻文州死来了里世界,按正规程序跟同期的亡者到兴欣登记报道,然后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实习体验。正安分地排着队,随意间一瞥就看到了懒洋洋抽着烟的叶修和旁边微笑着看他的苏沐秋。
“既然是命里定好了的,那我也只能坦然接受了。”喻文州的语气比较云淡风轻,好像这么倒霉的死法跟自己没半毛钱关系。

叶修和苏沐秋是早就按照喻文州档案上写好的死亡日期来这里等着的,不过喻文州能清楚地认出叶修并且记得自己两次被魇兽侵蚀的事情却是出乎意料的。
古代神话中“天上一天,地下一年”的传闻当然是假的,但里世界的时间轴跟现实世界确实不一样。这会儿黄少天离开了并不太久,上一次通讯时他已经到了资料中魏琛所在的地方,并且找到了魏琛的线索。
“我信任少天。”喻文州对自己莫名纠结的命运并不抱怨,对事情的真相也显得毫不担心。而说起只有一面之缘的黄少天时,语气虽不强硬,却满满得都是坚定。
喻文州很安定,叶修和苏沐秋更加安定,三个人就这么安定地在兴欣整理起了现有的资料并开始进行分析。
“难道你们梦境管理局就没一个人了解记忆消除程序吗?”
“哦,忘了跟你正式介绍一下。”叶修一把搭上自家恋人的肩膀,“这就是梦境管理局局长,苏沐秋。”
原来连局长都搞不明白吗总觉得你们单位一点都不靠谱啊!
当然喻文州是不可能像这样吐槽的。于是……
喻文州:^_^
苏沐秋:(>^ω^<)
叶修:╮(╯▽╰)╭
正当喻文州尴尬地考虑要不要在正式的介绍之后再来一个正式的握手时,江波涛的电话打了过来。
黄少天回来了,并且带回来了魏琛。

三个人匆匆传送到轮回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在周泽楷的办公室闹翻了天。
“本剑圣亲自出马去了这么久怎么可能一点成果都没有!我可是一找到魏老大就赶紧把他带回来了!老叶呢怎么也不在这迎接我还有没有友情了!”
然后喻文州冲进了屋子,世界清净了。
黄少天也有说不出话的时候。苏沐秋拉着叶修赶紧进门:“快来看奇迹。”
“少天,好久不见。”喻文州笑着张开臂膀迎接了一个令人怀念的温暖的怀抱。
“文州你来了!太好了!你还记得我真是太好了!我跟你说我这一次费了多大的功夫才……”激动地语无伦次的黄少天几乎整个人都挂在喻文州身上,就像是经历了什么生离死别。不过他们也确实可以说是经历过生离死别了。
“臭小子们简直闪瞎老夫的狗眼啊。”魏琛语气沧桑地感慨着。
“同意。”笑嘻嘻的苏沐秋。
“同意。”笑嘻嘻的江波涛。
“同意。”吐着烟圈的叶修。
“嗯……”呆毛摇晃的周泽楷。

“魏老大!你果然认识文州!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一路匆匆忙忙的你也不说清楚,这回一定要让我们搞明白啊!”被大家调侃的黄少天有点脸红,连忙急吼吼地转移话题追问魏琛。
“我当然认识他,不光是我。你们也都认识他。”从叶修手里接了一支烟自然地点上了,魏琛不紧不慢地回答道:“从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评论

热度(18)

©青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