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螺

一只软体动物(*/ω\*)

【喻黄】梦归(番外1)

*把完整的番外补完了,双花番外之后会有的。

*黄少小天使生日快乐!


      “大家都知道除魇师的战斗方式跟个人的意识和精神力有关,这种关联如同性格和外貌一样,具有随机性和必然性。每一个人的战斗方式觉醒会随着你们在三个月的实习训练中逐渐出现,战斗觉醒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你们在最终考核中的成绩……”

      黄少天觉得自己作为一个不需要睡眠的“鬼魂”听着这样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理论培训也开始感受到困倦了。一边打着毫无意义的哈欠,一边跟身边新认识的小伙伴抱怨着。

      喻文州耐心地低声纠正他:“我们并不是鬼魂,即使存在于里世界我们也只能从生物学角度被称为人类。”

      “我知道,只是那么形容一下啦。”一边懒洋洋地像鸡蛋饼一样摊在桌子上一边百无聊赖地扯过喻文州的笔记本摆弄,黄少天继续说着:“真的好想快点进入战斗训练啊,我觉醒的技能一定是剑客技能,我都已经能想象出自己战斗时帅气的样子了,像这样!这样!这样!”不敢动作太大只能拿签字笔比比划划的样子有点傻气。

      “战斗觉醒不一定是你想象的样子啦,而是……”喻文州依旧是耐心地微笑着纠正,同时轻轻把签字笔从黄少天手里拿回来。

      “跟个人意识有关!天哪这老头几天来都重复好多遍了我觉得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黄少天夸张的表情和夸张的语气不仅引得喻文州噗嗤一笑,也引来了正在讲台上被称为老头的培训师的注意。对方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心里默默腹谤,看你面对真的战斗考核的时候还跳不跳得起来。

      当然,仅仅一个星期之后他就没法这样想了。作为同期参加除魇师培训中第一个达到战斗觉醒的黄少天其天赋不可谓不高,觉醒时间甚至比史上最强除魇师叶修用的还要短。当然这只是天赋的一部分,觉醒后逐渐掌握的武器和技能最终所能达到的力度才真正地代表一个除魇师的实力。

 

      一天的训练刚刚结束,黄少天就兴奋地匆匆向喻文州奔过来。这一天的训练中黄少天觉醒出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武器,是一把散发着明亮冰蓝色光芒的光剑。这时距离他们最终的实习考核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有些人甚至还完全没有觉醒出自己的技能。

      “我已经想好了,我的剑要叫‘冰雨’!跟夜雨声烦用的武器名字一样,啊,就是我前世在职业圈参加比赛用的角色。”黄少天搭在身边好友的肩膀上整个人荡来荡去,现在不需要考核他应该也会毫无意外地留在梦境管理局,负责他们战斗实训的蓝雨分队队长魏琛十分看好黄少天,简直要把他收为关门弟子。

      “恭喜你,少天。”喻文州被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压在身上完全面不改色,依旧是挂着好脾气的微笑。

      “今天训练得怎么样?有没有找到可能觉醒的技能?其实我也说不清觉醒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仍然被兴奋情绪感染着的黄少天边说话边闲不住地左蹦右跳,手里还不停地比划来比划去,“不过大概就是突然有一个瞬间觉得自己能真正地战斗了,这种感觉吧。”

      “今天还是没有什么觉醒的痕迹呢。”理论成绩很好战斗实训也很用功,头脑更是聪明的喻文州却从培训至今还是没能觉醒出自己的战斗方式,旁人都忍不住为他可惜的同时,喻文州自己却仍是从容坚定地每天坚持着实习培训。这时候很多没能觉醒的同期生都已经放弃当除魇师的希望,做好实习结束后去轮回投生的准备了。

      “文州,如果最后除魇师考核不能通过的话你还会留下来吗?”黄少天眼巴巴地望着好友,期待又带着一点祈求的表情像是等待投喂的家养宠物。

      “现在距离最终考核还有一段时间,谁说我就一定通不过呢。”喻文州气定神闲地回答,带着哄小宠物的心态顺手拍了拍黄少天的头。

      “我也相信你一定能行的!文州你这么努力又聪明,一定很快就能找到觉醒的方式了!”黄少天眨着兴奋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像是永不黯淡的小太阳一样地照进了喻文州的心里。

 

      第二天训练的时候喻文州很认真地思考了黄少天所说的,真正地战斗的感觉。他自认为自己对战斗的信念还是很足的,但是至今没能觉醒说是天赋问题也只能无可奈何。今天训练的时候魏琛依旧是叼着烟闲晃一圈,左指点一句右嘲讽一句,有用的教导夹杂在更多没用的垃圾话里的风格已经让人习惯了。

    今天他们将进行第一次的模拟战斗实训,喻文州和黄少天所在的蓝组和另外的黄组在模拟成现代都市的场景中进行对抗,以最终击杀掉的魇兽数量为计分。攻击对方组员伤害有效但不计入分数,因此分清对方组员和人形魇兽也是练习中很重要一部分。

      喻文州虽然还没有战斗觉醒,但是凭借冷静的分析总能第一个发现隐藏的魇兽,配合着拥有强力武器和技能的黄少天,蓝组以势不可挡的速度消灭着一只只魇兽。但随着战斗进行到最后,两组所有成员面临着争抢仅剩几只隐藏在都市角落里的魇兽。

      黄少天正追着一只化形成松鼠的魇兽狂奔,只恨不得觉醒出飞行技能用手中的利剑立刻拿下这宝贵的一分。与此同时其它黄组的几名成员也紧随着黄少天身后试图参与猎杀这只狡猾的松鼠,尤其这只魇兽虽然身形小战斗力低,行动却格外灵活,速度极快,这么多人在医院大楼里上蹿下跳都没能堵住它。

      跑了很久,黄少天终于在顶层的一间病房里堵住了狡猾的松鼠,这间病房遍布蛛网灰尘,除了病床之外还散乱地堆着很多器材之类的旧物,一看就是废弃已久。被堵在房间里的松鼠仍不妥协,在垃圾堆里钻来钻去,黄少天虽然心里暴躁地不停地粗口刷屏,实际上却还是很冷静地岿然不动观察着松鼠的行动轨迹以期抓住机会一击必杀。

      但随之赶来的黄组成员却不愿意让他这么简单地称心如愿。虽然攻击对方组员是可以的,此时其它地方早已有人为了抢夺击杀魇兽的机会开始大打出手,但黄少天毕竟是同期培训生当中战斗力公认最强的一个,几个人出手时都略有疑虑,最后仍仗着人多势众攻向了注意力全放在躲藏的松鼠身上的黄少天。

      灵敏地感受到攻击的同时黄少天没有多想就条件反射地做出了躲避的第一反应,但由于完全没有考虑到会被除了魇兽之外的人攻击,仅凭本能反应做出的回击并不完美,在包围下黄少天竟落于下风。

      “少天,来这边。”正当黄组的几人为偷袭得手而窃喜时,又有人闯进了这个本就狭窄的病房。黄少天听到熟悉的声音,不需要回头看就get到了关键消息,好消息是他最可靠的朋友来帮忙了,坏消息是这个朋友并没有觉醒任何战斗技能。但他一丝犹豫都没有,手中冰雨划出剑光,整个人就冲向包围角落处喻文州所在的位置。

      两个好战友相视一笑,其中一方的笑容就从默契的开心变成了巨大的惊喜,并不顾局势一把抱住对方大喊大叫了起来:“文州你觉醒了!太好了!这是什么职业法师吗用的这个是法杖嘛!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这回你也可以留下来跟我一起当除魇师了!我们一定是最强的除魇师组合!”

      喻文州宠溺地笑起来,一只手回抱着黄少天,另一只手稳稳地指向面前同样诧异的敌人,纠正道:“不过不是法师,是术士。还有,除魇师大多都是单独出任务的啦。”

      看到黄少天被围攻的场面,喻文州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能战斗了的感觉,恍惚间已手持法杖催动出了保护的咒语。术士本是带着一点暗黑属性的职业,但只要能跟同伴酣畅淋漓地并肩战斗,也就没什么大不了了。

      战斗觉醒就是一瞬间的事,那一瞬间好像又有什么其他的觉醒了。里世界没有四季,喻文州却觉得仿佛春天就在怀中少年阳光般跃动的眼神中开花了。

 

      那一次的战斗实训不出意外地是蓝组获胜了。魏琛对于自己关门徒弟的表现十分满意,同时也惊讶于喻文州刚觉醒就表现出强大的术士技能。看着眼前潜力无限的少年们,只觉得连今天的烟抽起来也比平时更爽。

      那时的苏沐秋还不是梦境管理局不靠谱的局长,那时的叶修还在一场场的战斗中挥舞着却邪不辱最强除魇师之名,那时的张佳乐跟孙哲平是公共安全局最能干的搭档人称繁花血景,那时的黄少天没失忆过,那时的喻文州没轮回过,他们眼前是了无边际的遥远未来,每一步都需要他们紧牵着一起踩下去。

      那是一切的开始。



评论

热度(9)

©青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