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螺

一只软体动物(*/ω\*)

【叶黄】单箭头

*黄→叶暗恋,BE警告

*一发完结大纲文

*OOC渣文笔见谅

      黄少天每次想起他们邂逅的地点总能记起那仿佛仍萦绕不散的气味。

 

      黄少天是在高中的男厕所认识叶修的。那时候学校是全住宿式的,管理严格又封闭,他们这些有烟瘾的小混混只能成群结队地躲在臭气熏天的男厕所里吞云吐雾。这间厕所离教学楼和宿舍区都远,修建时间最早因此也最原始,又脏又破有一半的冲水按钮不好使,正常的学生没谁乐意来这里上厕所,于是就约定俗成地变成了群体聚会的场所。

      叶修比黄少天大一届,黄少天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听说有一个奇人,学习好打架吊但是为人极其低调,是个多年老烟枪常驻在这里,见过他的人却不多,简直就是传说一般的存在。虽然多少有些好奇,但这件事过了两节课黄少天就忘到脑后了。高一刚入学每个人都在积极地认识新朋友建立社交圈,何况是黄少天这样耐不住寂寞的话唠,虽然没投入丁点精力到学习上却每天忙得脚不沾地。

      后来黄少天不得不在上课的时候请假偷偷去抽烟,于是他就遇到了传说中的叶修。然后发现这人一点也不神秘,反而很接地气。肤色苍白身材也很普通,套着磨得颜色变浅的破校服蹲在窗口边上,怎么看也就是个普通的死宅男。看见有人进来就抬了抬没拿着烟的那只手当作打招呼。

      原本决定只来一支就回去上课的黄少天那节课最终没回去。他们伴随着挥散不去浓郁臭气和有些呛人的尼古丁味道蹲在矮窗边聊了一节课。他们聊了周围学校打群架的混混们谁真的有点实力谁纯属装逼,聊了他初中结过仇的贱人跟他也打过一架,聊了专管纪律的教导主任用了多少发油打理自己那一头地中海,甚至聊了食堂的早餐包子周二周四最好吃因为值班大厨从秃头胖大叔换成了和蔼的老阿姨。大部分时候是黄少天在不停地说,叶修偶尔插两句话总是又精辟又嘲讽。虽然叶修的嘲讽是无差别的,有几次还带着黄少天一起调戏了。但黄少天还是觉得这个人不错,当得起放心朋友。

      下课铃打响之后他们默契地一起地拍拍屁股走出去了,一个向左去高一楼,一个向右转过楼后向更远的高二楼去。俩人在门口分开的时候像多年老友一样自然地挥了挥手当作告别,没人说很高兴认识你或者约定下次再见面,就转身走进了随着下课铃潮水般涌出来的人群中。

 

      下一次他们再见面是在学校后街的网吧里,黄少天逃了晚自习正在跟几个初中就认识的小伙伴五连坐开黑,一局打完了伸懒腰时不小心碰到了身后坐着的人,回过头正打算道歉时发现了眼前熟悉的面孔正瞅着自己乐。

      叶修说他一进网吧就看见黄少天染过的一头扎眼金毛,过来打招呼时发现对方正忙着,就自顾自地找了个空座上机去了。于是黄少天兴致勃勃地拽着叶修没完没了地PK,胸中膨胀着棋逢对手的喜悦。后来他仍然总是找叶修PK,各种没脸没皮有理没理的借口都用得上。黄少天早忘了自己为什么要缠着叶修,但也没有关系,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是朋友了。

      他们一起逃课抽烟游戏篮球打架,一起流过汗喝过酒,一起经历过那些每当想起来都闪光的青春的日子。那是最令人怀念的岁月,也是最回不去的光阴。

      再后来叶修毕业了,不出意外地考去了遥远的帝都。再鬼混糜烂的生活也阻止不了高智商带来的压制,那时候所有的老师都用这个例子教育自己的学生,黄少天听多了总是想笑,这可是他的好哥们呢。

 

      那时候他们在学校里做什么都是偷偷摸摸,大家都用不上手机,一旦被发现就是没收通告处分的后果。但黄少天为了能跟叶修联系还是攒了零花钱搞了一个二手的老爷机,但这破玩意只坚挺了一个月不到,没等被发现就坏得再也开不了机。他只能偶尔在游戏里跟好友PK一把,紧张的高三就淹没得毛都不剩了。

      等黄少天毕业的时候,他们已经整整三个多月没任何联系了。之后是狂欢的暑假,忙碌的大一,活跃的大二,时间不停地推着他们往前走,每一步都走的匆匆忙忙。他跟叶修联系的不算亲密,大约就是微博上po了自己的近照,对方会来点个赞的程度。但他偶尔会梦见叶修,内容各不相同,有时是回忆中他们混在一起玩的样子,有时是最近发生过的本没有叶修参与的事情,更多的是些又无聊又无趣的场景,叶修总是像他们初识那样懒洋洋地抬起手对他打招呼。

      这样的梦出现的频率很少,少到黄少天根本就没有在意过。他在大学里的生活依然丰富多彩,虽然话唠起来让人觉得神烦,但长得不错又有能力脾气又好的男孩子总归是很受欢迎的,何况他精力十足地参加了学生会电视台社团各种校园组织加起来有五六个那么多。

      有一次他梦到跟叶修一起走在某市著名的风景大道上,就像曾经一样,他不停地说话讲着社团里的趣事班级里的糗事,叶修时不时地接两句话,他们分享着同一包烟,天气正好。他们就这样走啊走,走到黄少天梦醒。

      他用了很长时间才从这些意义不明逻辑不通的梦境中想明白,他不仅是在思念叶修。他也许是喜欢他。

 

      但是喜欢了叶修的黄少天跟平时的黄少天也并没有什么区别,日子还是一样的过,只不过潜意识里的思念变成了日常生活中偶尔的惦记。毕竟他们分别了那么久,距离那么远,要说起来他们已经有三年没见面了,比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都要长。

      可喜欢的心情让他整颗心都变得柔软,为了能收到叶修在他微博下随意的一句调侃,恨不得化身一百八十个段子手。逢年过节群发的祝福短信总一字一句地纠结,充满期待地等叶修一句简单的回应。还好他这么能说会道,不用担心面对喜欢的人尴尬着相对无言。

      他仍然经常梦到叶修。

      梦里他跟叶修并排坐在一起打游戏,网吧里充斥着烟味泡面味闷热的汗臭味,他突然转过头问叶修喜不喜欢自己。叶修手上动作不停,敲击键盘的声音规律而清脆。苍白的脸上浮上一朵淡淡的红,黄少天盯着对方鼻头上渗出来的点点水渍,只觉得心头开出了一整片花海。

      他也梦见过他们吵架,他难以抑制地暴跳如雷,叶修淡定地坐在沙发上不言不语,后来他整个人恼羞成怒地扑过去跟对方扭打成一团,被叶修狠狠地压在地板上吻住了。他记起叶修是他们那一片打架最厉害的一把好手,也记起他们从来都背靠背地一起战斗,从没有对彼此拳脚相向。

      黄少天是笑着从梦里醒过来的,想起那个吻只觉得整个人都烧了起来,抱着被子滚在寝室的破木板床上却连撸一发都不敢。他默默地暗恋了这个人那么久,怎么能仅仅因为内心的欲望就简单投降。

 

      过了大三,所有人都开始着手准备未来去向,白驹过隙时光如梭长大成人仿佛就是一瞬间的事。黄少天很聪明,聪明到没有人看得出他藏起来的心事,毕竟他保护得那么谨慎,那么小心翼翼。毕业找工作为最平凡的生活琐事拼尽全力,庸庸碌碌之间青春狼狈地退场了。

      他越来越少梦见叶修,却也越来越无畏于内心最真实的情感,即使只是一场终将无疾而终的暗恋。他不再害怕想起他了。

      有那么几次他做着被追杀的梦,总是最绝望的时候叶修就突然出现,他们一起奔逃躲避手牵着手用尽浑身解数。但每次醒来他总是不记得最后他们到底成功逃脱了没有。

      也有些不那么稀奇古怪的梦,他们像是一对老夫老妻一样安稳度日。这些梦境如同睡眠中的插曲一样短短长长,他总能梦见自己最想要的那个人。

 

 

 

      收到叶修要结婚的消息的时候他比自己想象中平静得多。

      还好我在梦里与你相爱过一辈子了。

 ——fin.


*原本只是想单纯地写一写美好的单箭头,但整个人状态不好,只觉得自己把自己坑了,又烦躁又不想继续写了。

评论(9)

热度(23)

©青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