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螺

一只软体动物(*/ω\*)

【莫黄/树黄】树之格

莫凡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棵树。没什么理由但他就是知道,像是被系统强行更改了设定一样。变成了一棵树。
身体不能动也没有知觉,索性还完整地拥有周围环境的视界。莫凡能够看到自己的周围也全是树。脚下还有一些蓬乱的杂草。
一切都静悄悄的。
莫凡非常想骂人。

过了很久,也可能只有一会儿。毕竟莫凡这会儿没有可以测量时间的工具他自己也说不好。寂静之中莫凡终于听到了轻巧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每一步踩在地上的残枝和落叶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莫凡心里泛起了小小的期待。
等脚步声的主人终于走进莫凡的视野范围,莫凡发现居然有点眼熟。
眼前人一身利落得体的银色铠甲,背后蓝色的披风显得非常潇洒。手中持着一把锋利的光剑,行走间散发出幽蓝色光芒。此人发色金黄耀眼,高高地束在脑后,整体风格看起来充满西方魔幻色彩。他脚步小心翼翼,每次走几步就要停下来谨慎地察看四周和背后。
持剑人慢慢走过莫凡脚下,正当莫凡专心地回忆这个看起来如此眼熟的人到底是谁时,一道黑色的身影迅疾地扑了过来。一瞬间变换成数道相同的身影,嗖嗖嗖发起着猛烈的进攻。
莫凡看着只觉得大脑被狠狠地锤了一下似的,“当”的一声镇住了。
因为这个偷袭的身影正是他的毁人不倦。忍法•影舞。这个忍者职业的70大招莫凡简直不能再熟悉了。
此时眼前的两个人已经飞快地战作一团。剑光挥洒间,“噗噗噗”几个毁人不倦已化为泡影。现在莫凡已经不用犹豫自己看到的是谁了。
夜雨声烦。自己曾几度交过手的黄少天所使用的剑客角色。
而眼前的场景也随之清楚起来。第十赛季季后赛第一场,兴欣主场迎战蓝雨的擂台地图。
战斗进得非常迅速,莫凡内心震惊的几秒钟功夫。场上毁人不倦的影分身已被夜雨声烦操作着剑影步纷纷打碎。随之毁人不倦地心斩首术钻出在夜雨声烦身上接连使出几个忍法攻击。
对于这场战斗莫凡虽然印象还挺深刻,但这些细节他并不能完全记起。此时站在旁观的角度再回顾,莫凡不禁感到有些新鲜。原来自己在赛场上是这样战斗的。
还有自己的对手……
夜雨声烦的反击来的很坚决,剑光闪烁下毁人不倦身上已血花飞溅。被逼无奈下毁人不倦留下替身草人三俩下爬到了自己身上。
这种感觉有点奇妙。莫凡有点想笑。不过他又觉得毁人不倦在夜雨声烦的攻击下仓促逃跑的样子有点狼狈,心中暗自懊恼。相比之下夜雨声烦显得英勇帅气,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大杀四方的气派。
当然,属于暗夜系的忍者跟正面阳刚的剑客相比更加擅长偷袭暗杀,风格也接近于灰暗隐蔽。莫凡从不后悔自己选择了忍者这一职业,拾荒是他的爱好,即使遭遇追杀谩骂都从不在意,而忍者恰好就是最适合他发挥的职业。
莫凡脚下,夜雨声烦正在气势如虹地砍树。那潇洒的动作使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在做砍树这种有点傻气的事情。
虽然是砍在自己身上,莫凡却并没有感觉到疼痛。随着剑光飞舞木屑四溅,莫凡只觉得咯噔一下,自己开始向下倒去。虽然不能实际地体会那种失重感,但从高处跌落总会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恐惧。随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这种内心空洞的感觉几乎压得莫凡喘不上气。
与此同时,毁人不倦和夜雨声烦上下翻飞,翻滚跳跃间不停地进行着技能交换。莫凡能清楚地听到兵器相撞时叮当直响,百流斩哗啦啦的水声,冰雨在空中挥动带起的嗖嗖风声。
战斗过程虽然复杂,但在职业级的对抗中也几乎都是秒秒钟的事。只不过是眨眼间莫凡就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狠狠地砸向地面了。虽然此时作为没有心脏的一棵树,莫凡都不禁感觉心跳加速。
正在这时,只听“唰”得一下,一个身影落在莫凡的眼前。
他看到,夜雨声烦面向着自己,绽放出温柔宠溺的笑容,然后伸开双臂露出一个坚实可靠的怀抱。那姿势充满安抚和慰籍,似乎在述说着无限爱意。

“轰”得一下,莫凡从梦中惊醒。睁开双眼所见的是自己熟悉的上林苑宿舍。室友方锐还在熟睡,无意识地发出若有似无的呼噜声。
莫凡只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荒诞不羁的梦,却记不起任何细节。
莫凡摇了摇头,起床开始了平淡的一天。

*请收下这份魔性的安利☆〜(ゝ。∂)

评论(2)

热度(24)

©青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