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螺

一只软体动物(*/ω\*)

【刘卢】刘小别生贺

午夜时分233宿舍里很安静,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直到窗外飘来一声大喊划破夜空:
“刘小别前辈我喜欢你!!!”
正在厕所里边蹲坑边玩手机游戏的孙翔:“卧槽!”
对着电脑冥思苦想在做设计方案的邹远:“卧槽!”
离阳台最近第一时间冲过去张望的唐昊:“卧槽!是个妹子!”
躺在床上大爆手速回复着汹涌而来的生日祝福短信的刘小别差点一个跟头栽下床。

宿舍楼门口一大圈蜡烛摆了个心形的图案,中心还放了一大捧玫瑰花。两边阳台上像探照灯一样刷刷刷投射来一束束八卦的目光。
卢瀚文穿了一条花边蛋糕裙,白丝袜黑皮鞋,头顶俏丽的双马尾一翘一翘。一看见面带窘迫匆忙赶下来还有点大喘气的刘小别就立刻像个花蝴蝶似的翩翩跹跹地扑了过去。
刘小别身后跟下来凑热闹的室友们纷纷不忍直视地捂住了眼睛。
“前辈说这样告白才够浪漫,所以特意选在今天。刘小别前辈生日快乐!我喜欢你!”身材娇小的卢瀚文被刘小别轻易地像拎小鸡一样提了起来,但雀跃的心情一点都没受影响,边张牙舞爪地扭动身体边元气满满地重复着自己的告白。
精神世界受到极大冲击的刘小别在一团乱麻的脑海里揪住了一个关键字—哪个前辈教唆这个熊孩子来玩这种羞耻play的我们来谈谈人生?!
笑得满脸通红的邹远凑过来打量着卢瀚文问道:“可是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来告白?”
“前辈说,被女孩子告白会比较有面子!还特意借了裙子假发给我呢!”挣扎了一下从刘小别手里跳下来,卢瀚文一边整理自己的花边裙一边解释,说着还抬头一脸期待星星眼盯着刘小别问:“小别前辈觉得好看吗?”
孙翔邹远唐昊都递来“干的漂亮”的眼神。
刘小别咬牙切齿地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无视掉还在嗡嗡震动的短信,把电话拨给了卢瀚文口中的贴心前辈—跟他同属动漫社的损友郑轩。

刚撂下兴师问罪的电话,还没等刘小别说些什么。楼管阿姨就怒气冲冲地推开门把他们臭骂了一顿,并要求立刻把地上散落的花瓣和燃烧的蜡烛都清扫干净。所以刘小别生日这一天是以腰酸背痛的劳动开始的。
等233宿舍四人和卢瀚文一起齐心协力收拾好宿舍门前的一片狼藉之后,每个人都哈欠连天地恨不得倒头就睡。刘小别萎靡不振地拄着扫把问卢瀚文住在哪栋楼,打算把人赶紧送回去。结果对方羞涩地低下头告诉他,他们楼在他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锁门了。
“所以你告诉我你是打算露宿街头吗?!”刘小别觉得自己被气得都清醒了三分。
“让他住咱们宿舍呗,走啦走啦快上楼。我要困成傻逼了。”孙翔不由分说地推着刘小别拉着卢瀚文就往回走。
刘小别强忍住了到嘴边的那句吐槽,在心里嘀咕了一遍“好像你不困的时候就不是了似的”。然后反驳道:“咱们宿舍就四张床让他睡哪?”
“睡你床上咯,快走快走磨蹭什么呢!”孙翔不耐烦地回答。
后面跟上来的唐昊也表示赞同:“难道你还怕人家对你做什么不成?”
卢瀚文立刻表明立场:“我绝不会趁人之危的!”
趁人之危不是这么用的啊!我不是担心会被趁人之危啊呸!还有为什么一定要跟我一个床?!你们怎么都这么理所应当的样子喂!
刘小别心中弹幕一般嗖嗖飞过的吐槽一句都没说出来,就已经走到了宿舍门口。门一开所有人都挤进去各自扑向自己的床位。卢瀚文第一次来他们宿舍一脸好奇地站在屋子中央东张西望。
叹了口气,刘小别认命地走过去在衣柜里挑出来一套干净的睡衣指示卢瀚文到浴室先洗澡。都是男孩子,洗澡不过是随意地冲淋一番。每个人用五分钟匆匆地解决了个人卫生问题,立刻就各自摊在床上打算进入梦乡。
卢瀚文穿着刘小别的睡衣显得特别宽大,袖口和裤腿都挽了一截。这时候安安静静地盖着刘小别的被子忽闪着大眼睛困的直打哈欠却不敢睡,眼巴巴的望着刘小别。邹远闭着眼睛躺在被窝里说:“小别麻烦关下灯,哦对了。生日快乐。”孙翔和唐昊也缩在被窝里纷纷附和道生日快乐,关灯睡觉。
啪的一下漆黑的宿舍只剩下男孩子们安稳的呼吸声。刘小别摸黑爬上自己无比熟悉的床铺,感觉到床上的人使劲往墙上靠了靠,尽力给自己腾出空。等自己躺好了又小心翼翼地凑过来附在耳边轻声细语地唤着“小别前辈…”
黑暗中刘小别不知道自己脸红了没有,只觉得耳边吹来的气息湿湿的暖暖的感觉有点痒。便摸索着捏了捏卢瀚文的掌心,低声打断了对方:“先睡觉吧。”然后感觉卢瀚文还没长开的小手依恋地握紧了自己的手掌,低声回了一句“嗯”。

——fin.

*手速达人刘小别生日快乐!

评论(3)

热度(35)

©青螺 | Powered by LOFTER